十亿产业基金——扶贫的重要举措——山西人民

-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 编辑:admin -

十亿产业基金——扶贫的重要举措——山西人民

在战胜贫困的关键阶段,如何进一步培育和扩大贫困地区的扶贫产业,增强造血功能,确保脱贫人口不致再次陷入贫困,巩固全面小康社会的成果,已成为广大干部群众必须关注的问题。

几年前,中央政府和中央企业出资设立了贫困地区工业发展基金和中央企业贫困地区工业投资基金(统称“工业扶贫基金”),总规模超过340亿元。该基金通过市场化运作,广泛投资于各贫困地区,特别是“三区三州”地区,为中央政府资金参与扶贫开辟了新的途径。

探索产业扶贫的新路子

康保县位于坝上高原,是河北省的一个深度贫困地区。在转让了所有的土地后,康保县张集镇马安家村的唐林夫妇作为饲养员每月收入4000元。每批肉鸡达到市场标准后,他们还可以赚2000元,年收入8万元。

在屯林饲养的肉鸡被送往干辛畜牧公司。2011年底成立的肉鸡生产加工企业在建设过程中曾遇到营运资金困难。2016年,受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基金委托的国投创益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投创益)经过详细调查,以股权参与方式向干辛牧业投资7000万元,推动企业步入快速发展轨道。

“通过培训、就业、养殖和购买,我们已经使全国10个乡镇198个村庄的近1.5万名穷人脱贫。”畜牧业负责人夏表示,企业的发展离不开社会的支持。回报社会将使更多的贫困家庭摆脱贫困,增加收入。

2014年6月获批的“贫困地区工业发展基金”是第一个具有政府背景、市场化运作、自主经营、自负盈亏、对贫困地区工业发展负有特殊责任的基金。两年后,“中央企业贫困地区产业投资基金”获准设立。该基金由国务院SASAC发起,96家中央企业资助,通过股权、债权和子基金等方式投资于贫困地区的工业建设。

这两项产业专项扶贫资金投入扶贫战场后,紧紧依靠贫困地区的资源配置,探索出一条“引导资金、运作市场、支撑产业、关注造血”的新路子。

"工业扶贫基金的投资覆盖了所有14个毗邻的贫困地区."负责这两只基金运营的中国国家投资公司董事长王卫东表示,截至3月中旬,这两只基金的总规模超过340亿元,累计投资251.73亿元,直接或间接带动了约50万人就业,为地方政府提供了28亿元的税收收入。

市场化运作,带动力强

记者半个月的采访了解到,与传统的金融扶贫、就业扶贫、扶贫相比,产业基金扶贫模式在增加贫困家庭收入、增强贫困地区产业竞争力方面有其独特的优势。

——市场运作和标准化管理。工业扶贫基金由专业基金公司管理,考虑到政策目标和市场原则。建立了一套完整的基金治理结构、风险控制体系和“发行、投资、管理、退出”各个环节的审计监控体系。建立了包括投资目标、投资原则、产业模式和评价标准在内的综合管理体系,确保产业基金保值增值、进退有序。

在工业扶贫基金的帮助下,贫困地区建立了一批作坊和家庭企业

中天羊业董事长陈耀祥表示,该公司通过固定股息、农业收入和合同授予帮助贫困农民获得稳定收入。截至2019年底,民勤中天已培训了近11万名肉羊养殖户,其中约1.7万户是拥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

“我们主要考虑国家产业政策、扶贫综合效果和市场风险评估来选择合适的产业项目。”国家投资公司受益投资部主任岳峰说,工业扶贫基金投资的大多数企业都是依靠当地资源发展起来的龙头企业。此类项目员工人数多,辐射能量强,扶贫效果好。

——扶贫和扩大福利服务。工业扶贫基金通过直接投资和在重点省份设立子基金,充分发挥基金的杠杆作用,带动社会资本投资。每次基金投资1元,它可以带动大约10元的社会资本跟进。到目前为止,已经带动了2300亿元的社会资本进入扶贫行业。

"农业项目在帮助穷人方面很有效,但是很难筹集到资金."云南省双柏县田鹏养殖公司负责人张表示,没有抵押担保,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此外,农业项目收入不稳定,风险高。甚至获得贷款通常是一年。工业扶贫基金投资2000万元,投资期限约定为5年,支持企业完成养殖基地的扩建

有助于破解产业扶贫最大瓶颈

根据业内一些受访者的分析,目前国内基金业务分为三类。首先,它是一只关注投资回报的纯市场导向型基金。二是公益慈善基金,注重社会效益。第三,介于两者之间的产业扶贫基金,不仅要注重社会效益,还要投资于具有扶贫效果、符合国家产业方向的项目。也要保证资金的安全和资金的合理收益。

工业扶贫基金通过对贫困地区资源禀赋的分析和综合示范,筛选出现代农业、高端加工制造业、矿产资源开发、医药卫生等重点支持产业。建成了现代农业、资源开发、清洁能源、资本运营、产业金融、医疗卫生、产销对接等七大产业扶贫平台。

“对于贫困地区来说,扩大和加强他们的工业往往是困难的。他们必须依靠外部支持和指导。”青海省格尔木市农牧扶贫局副局长赵军表示,贫困地区渴望拥有能够产生区域带动效应、形成完整产业链、增加产业附加值、真正形成造血能力的大型企业。“工业扶贫基金支持的恰好是地方政府希望发展但无法培育的工业模式。”

"工业扶贫的最大瓶颈是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所所长王三桂说,在当前的扶贫运动中,财政投资的主要重点是保证底线。在培育产业时很少考虑投资回报,市场也不够活跃。单纯的市场化资本投资容易过分追求投资者的回报,扶贫效果有限。

业内专家表示,产业扶贫应逐步改变传统的单向免费支持模式,更多地转向产业扶贫资金等市场化模式。贫困地区干部群众建议进一步扩大资金筹集渠道,优化资金投入绩效评价机制,促进工业扶贫资金向农村振兴资金和全面扶贫后的小康建设资金转化。(记者王波、宋雨萌李劲锋王大千,发表于2020年《半月谈》号)

原标题:百亿产业

十亿产业基金——扶贫的重要举措——山西人民